今天也想睡李白

爬墙到剑三了,
不画画了,沉迷游戏

还摸了一个朋友的女儿,我好喜欢她(「・ω・)「

涂了一个儿童画白哥
还是第一次遇到和自己生日同一天又喜欢的角色∑
许墨你听我解释我没有爬墙真的QAQQQ
我只是探了一下头(?)
最后祝白哥和自己生日快乐嘿嘿(º﹃º )

还是晚了几分钟QAQQQQQQ
背景是百度找的
我只会画儿童画😭
画不出殿下万分之一的可爱😭😭

摸了一张儿童画
我永远爱天策!!
灵感是"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不过没有画出感觉来😭

你是我的小宝贝乔QAQ

考完试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有时间开电脑画画了【冷静】
第一次画条漫(虽然超短)给了乔乔
其实我喜欢妹控乔姐,可是看官方又觉得她们的相处模式可能比较像相看相厌,感觉两种相处起来都好带感啊【我可能有毛病_(:з」∠)_】

明天都考试了无心学习还在摸鱼
画了一半懒得画了
嘟嘟保佑我明天高数考好,我知道你一定比诸葛娘炮善解人意QAQ

【高银】世界(3z背景)

欢乐向,一炮完
BE?
我觉得是HE吧,毕竟两个都死了😳【并不是】

又找到了一篇13年的文
应该是我最早写的同人之一了吧(つд )
其实当时还有个番外是真HE的,写在纸上了忘了码出来,现在不知道丢哪去了
待我暑假回家找找它还在不在,不在的话就这样完结好了x

看完土银的恋文后被虐到了(虽然里面好像一点高银也没有)突然想出的这东西
有点冲神,有点土银桂银

―――――――――――――――――――――――

“土方先生,”冲田推开门进来,“今天又增加了三宗杀人案了。”
“嗯,”土方双脚放到桌子上,双眼透过窗子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已经是第七十八个了呢~”冲田看着手中的报告,“这个高杉晋助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
土方没回答,心绪不知道己经飘到哪里去了。

“总悟,”他突然吐出一句。“怎么了土方先生?”
冲田挑挑眼眉,“你终于想通了要把副局长的位置让给我了吗?”
“怎么可能,”土银点起烟,缓缓吐出烟圈,“我是想问问你家妻子怎么样了。”
“还不是一样,”他看向天花板,“最近居然连醋昆布也不吃了,整天就一边吃着巧克力圣代一边看Jump,都快成为老板的翻版了。”
“如果那个人在,一定会阻止她吧?”
“你在说什么啊土方先生?”冲田望向土方,“老板已经死了。”

“呼...”高杉捂着手臂的伤,逃到天台上,“那些走狗还真是穷追不舍啊。”
“高杉,”从阴影处走出一个人。
“切,这里也有埋伏吗?”手放上刀柄。
“今天不是来抓你的,”土方吧一罐啤酒递给他,往自己的啤酒里加上蛋黄酱,“是以旧同学的身份来叙旧的。”
“旧同学吗?” 高杉接过啤酒,拉开扣环,仰头就是一口,啤酒独有的苦涩味在舌尖蔓延开,“真是讽刺啊。”
“收手吧,”土方把红豆蓉挤进啤酒“老师他不会高兴的。”
“我看你其实也很挂念他吧,” 高杉低笑,“什么时候厌倦了这份工作,随时欢迎你加入。”
“哼,” 土方灌了自己一口蛋黄酱红豆蓉啤酒,“谁会挂念那天然卷糖分控啊?”
“啧,还真是甜。”
高杉靠着围栏,笑而不语。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银时以手指敲敲黑板,“大家把《银魂》第一卷拿出来。”
“老师,”桂举手,“我的课本被伊丽莎白吃掉了。”
“那是物似主人形,”银时叼着所谓的圈圈棒棒糖,“假发你把伊莎丽白带来...”
“是伊丽莎白,老师。还有不是假发是桂。”
“把伊八莉莎…”
“是伊丽莎白,不是假发是桂。”
“总之把那个莎伯丽亚带过来,老师替你好好调教调教。”
“老师我要告你哦,”桂皱眉,“我真的要告你哦。”
“老师,”冲田举手,“留学生神乐又在炫耀她的章鱼香肠了。”
“老师,”神乐叉着香肠,托托眼镜,“这不是章鱼香肠,这是章鱼大人阿鲁。”
“老师,”志川妙举手笑说,“我的竖笛又不见了。”
“老师,”神乐大叫,“S混蛋把我的章鱼大人吃掉了啊啊啊啊啊!!!”

「砰」的一声,教室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因为目睹监护人吉田松阳于火灾内死亡而需休学接受心理治疗的高杉晋助同学。
“同学,”银时懒懒的看了看高杉,“现在可是上课时间哦。你不知道老师上课时是不能进教室的吗?而且你又没有带甜食来…”
高杉没好气的看了看银时。
当初松阳老师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笨蛋了。
他从袋子里拿出一盒草莓牛奶。
“今天新八同学生病了没上学,”死鱼眼模式OFF,“要是你来填上这个空位置,也不是说不行啦。”
银时吞了吞口水,双手也开始往前伸。
高杉挑挑眉梢,打开草莓牛奶的盖子,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甜得令人呕心的味道。
然后把几乎是满的牛奶盒扔进了垃圾桶。
这一切都发生在银时的眼皮底子下。

“高杉你这个死小鬼!”土方拚命拉着银时,“我要毙了你!”
看着银时暴走也是一种不错的消遣。高杉如是想。
“老师你冷静想想,”土方架着他,“要是你打伤了高杉,他到PTA去告你,谁会是最麻烦的?”
土方停顿一下,又继续说,“那当然是我们风纪委员会了啊!在风纪的眼皮下发生打斗事件,还要是老师打学生,委员会一定会解散的!”
“多串君,”银时一脸阴沉,“倒不如我现在就让风纪副委员长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怎么样?”
“很不错的建议啊老师,”冲田走过来,“也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高杉不客气地坐到后排的,然后把双脚放到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满脸怒气的银时。
回忆到此中断。

高杉把手中的易拉罐捏成一块,扔掉。
他转身挥挥手,“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
他慢慢走着,嘴角勾起笑。

高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剑刺进一个灰衣武士的腹部。
那武士还来不及说话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他舔了舔刀刃上的血,“又是一个呢,银时。”

“今天银时老师生病了,所以由我来代课,你们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但是如果有人想走出这个教室的话,”月咏抓起苦无扔到门上,“那么他的下场就和这道门一样。”
“老师你不是吉原高校的吗!?不要无视人设啊!!”
3Z班的吐槽小路人新八君回归了。
月咏从烟斗里吸了一口烟,“我跳槽了。”
“老师你骗谁啊!?”
“老师你这么做不公平,”猿飞拍了拍桌子站起来,“阿银老师他现在可是最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没有小猿我这个妻子在一旁的话可是会因为相思成疾而加重病情的。”
月咏叉起一边手,“那是他的问题。”
“什么!?”猿飞怒指她,“想不到老师你居然因为没人追而怒羞成怒得要杀害学生的丈夫!?”她瘫坐在地上,“阿银,为什么你是阿银呢?”
“不对吧…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穿越进来了吧…!?”新八吐槽着。
“我说新八你一定是没有好好看过教科书的对吧?”猿飞掩脸痛哭,“妈妈我很伤心啊,为什么我和阿银会生出这么一个愚蠢的孩子啊!?”
“我很愚蠢真是对不起啊!”新八一掌拍到桌子上,“我可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老妈啊!再说你和银酱都自称是妈妈,那我的爸爸是谁啊!?”
“我说你们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啊!!!”月咏发怒了。
“是,是!”新八和猿飞连忙立正。
没有人留意到一脸淡定拉开门而出的高杉同学。

“阿银不在家,有事过几天再来吧,”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银时我给你十秒,”高杉低低的笑着,“十秒后你不出来,这么好看的一道门就报废了。”

他把手放上门,“十...”
“九...”
“八...”

看到的是把门踢飞的银发天然卷。
“混蛋!你知道一道门的修理费有多贵吗?”银时暴走过后扶额,然后默默的把门装上,“阿银我可是贫穷的单亲妈妈啊!”
“那么要我这个爸爸来安慰你吗?”高杉挑挑眉。
“爸爸?”银时低下头看他,“你先长得比我高再说吧。”
“你想死吗?”身高一直是高杉同学的死穴。
“阿银是活泼开朗的美少年,”挖鼻,“还有前途美好的人生,所暂时以还不想死哦。而且我死了,很多女孩会伤心哦。”
“放心吧,没有女孩会为你伤心的,”高杉驾轻就熟地在玄关处脱掉鞋子,换上拖鞋。
“等等...”惊,“谁让你进来了!?”
“你在慌什么呢?”他转头,定定的看着银时,“难不成你在家里召了妓女?”
“那倒没有...”
“那不就行了,”高杉拉开客厅的门,然后愣在原地。

“所以阿银我就说不要进来嘛,”银时搔搔自己的天然卷银发,看向乱糟糟的房间。
“你一直...都这样?”
“有时候假发会良心发现的上来打扫。”
高杉不爽地挑眉“所以?”
“但是另一天房间就恢复原状了,”银时打了个呵欠,往沙发一躺,“阿银我要睡觉了,小鬼你自便吧。”
“喂...银时...”回答他的是熟睡的呼噜声。

太阳悠悠地从窗户照了进来,给银时的头发镀了一层金。
平常苍白的脸色也因发烧而变得潮红。
看着熟睡的银时,高杉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自己喜欢这个乱糟糟的大叔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现在看见他毫无防备的躺在自己的面前,能忍住的就不是人。
“好了,”高杉舔了舔嘴唇,环视了一下房间,“现在要干什么呢?”

银时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尘不染的房间。
“咦?”他看了看房间,然后把高杉给他盖上的被子拉过头,“阿银我一定是穿越了。神啊!请让我回去吧!”
“银时你醒了?”高杉拿着一碗粥进来,把他的被子扯下,“快把这碗粥喝了。”
“高杉你不要擅自改人设啊!!作者会很伤心的!!”炸毛,“话说你是假发吧?你绝对是假发吧?假发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啊!你看看你那可恶的黑长直头发都露出来了啊喂!”
“你在说什么呢银时,”高杉温柔(?)地笑着说,“再不快点粥都要凉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银时用手在空中画着符,“假发退散, 假发退散, 假发退散, 假发退散……”
“我有事先走了,记得把厨房那锅粥喝完。”
紧接着是银时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高杉关上上银时家的门,脸上的笑容也随即消失不见。

银时......

他双手插袋,步下楼梯。

是你的眼中只有桂小太郎一个,
还是...

他转头看向银时家那关着的门。

你根本就看不见我的存在?

“我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们,”登势脸色沉重地站在教师桌前,“坂田银时老师,上星期因为车祸去世了。”
高杉手里把玩着的笔「啪」的一声掉到桌面上。
“理...理事长您是在开玩笑对吧?”新八干笑着,“主角死了的话银魂是做不下去了哦,空知也会失业哦。理事长...这种事儿可一点都不可笑哦...”
“是真的,”月咏倚着门,抬眼看了看3Z班同学。
一时间班上陷入沉默。

打破这沉默的是猿飞。
“呜呜…银时你怎么死了?难道你要我们的孩子一出生便没有爸爸吗?”她捂着腹部,一手掩着面痛哭。
桂倒是没有哭,只是看向窗外晴朗的天空。
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天空原来这么可恨呢,银时。
土方这是一个劲儿的灌着蛋黄酱。
冲田托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嚎啕大哭的神乐。
老师你就安心的走吧,我会替你好好调教你女儿的。(喂!)
“切,”登势也缓缓地流下眼泪,“银时你上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呢,你死了我上哪找去?”
“所以我们决定为银时老师举行一个葬礼,让他也走得风光点,”月咏抬起头,“高杉同学…”
座位上空无一人。
“那么没办法了,”她再次低下头,“只有拜托邻班的河上万齐同学了。”

直到银时葬礼的那一天,高杉还是没有出现。
幽幽的尺八音伴着一片的哽咽声从礼堂传出。
“我去找找高杉晋助那孩子,”登势对月咏说,“毕竟他和银时的感情很好,上次吉田去世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几刀,我担心他这次会做出什么事来。”
“还是我去吧,”月咏站起身来,被登势阻止了。
“我去就可以了,你在这里主持大局。”
她抛下这句话后悄悄地离开了。
“银八你死了正好,终于没有人和我抢JUMP看了...吗?”全藏碎碎念着,刘海遮住了脸上的表情。
“银酱...”神乐定定的看着银时的照片,不知道在想什么。
冲田悄悄地握着她的手。

还记得早几天,昔日的大胃女不吃也不喝,双眼没有焦点的看着前方,一坐就是一整天。
还是冲田冲上她家给了她一个巴掌。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眼神冷酷到极点。
神乐抱着冲田大哭起来。
冲田也只是由她靠着,没有过多的动作。

登势依着学生资料上的地址,来到了高杉家。
“高杉?”登势拍了拍门,没人应答。
“你再不开门我就强冲进去了。”依然没人应答。
登势使出以前用来逼银时缴房租的架势,一脚把门踢开。
然而看到的景象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窗帘把阳光都隔绝在外,整个屋子都黑漆漆的。
高杉手拿着剪刀,面前是一个被硬生生挖出的眼球。
他转向登势,空洞的左眼和透着残酷笑意的右眼定定盯着她。


待到高杉出院,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了。
他再三向登势保证不会再伤害自己才换来了银时墓地的地址。
高杉蹲下来,手轻轻地抚着银时的墓碑。

“银时你知道吗?心理治疗那些家伙来来去去都是那么的一两句,我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
“银时你知道吗?我们都毕业了。近藤和土方、冲田、山崎成立了一个叫‘真选组’的组职,说是要保护市民。”
“银时你知道吗?桂穿着你的衣服四处旅行,说是要弥补你想到处去吃东西的愿望。”
“银时你知道吗?你家女儿和冲田结婚了。”
“银时你知道吗?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感觉到你死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还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地过着每一天。”
“银时,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想四处去看看、吃甜食。”
绑着绷带的眼睛开始疼起来。
“但是你死了,”双眼闪过一丝狠戾。

“那么就由我,亲手把这个世界送去你那里吧。”

“爸,爸爸?…”一个手抱着大大的晴天娃娃布偶的女孩呆呆的看着倒在高杉面前的灰衣武士。
她连忙跑过来,丢下手中的布偶,使劲的摇着他的肩。
“爸爸你怎么了?你别死,你别丢下晴子一个啊!”
高杉抿着唇,用淡淡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是你杀了我爸爸吗?”晴子用和服的衣摆擦了擦眼泪,然后扑上去用软乎乎的小手打着高杉的大腿,“不可以原谅!!”
高杉还是什么也没说。
突然毫无预警地,一把刀穿过他的胸膛而出。
正中心脏的位置。

晴子停下手,眼瞳猛然睁大。
“哥…哥?”
鲜血瞬间染红了晴子的和服和地上的娃娃布偶。
高杉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抽出自己的刀,往身后的真选组队员刺去。
一刀毙命。
然后他拔出身上的刀,拖着一条血痕离去。

“哥…哥哥…”晴子拾起地上染血的布偶,望向巷子的转角处。

高杉一步一步的拖着身体来到银时的墓前,然后背靠着墓碑坐下。
“银时,”他最后一次唤了这个名字,讽刺地笑着闭上眼睛。


“松阳老师,这个不洗头的肮脏大叔是谁啊?”
“小鬼你现在是岐视天然卷吗?”
男子挖了挖鼻,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初次见面,我叫坂田银时。”

――――――――――――――――――――
没了∑
不擅长写插叙文
不知道lof该怎么排版排好看
愁人

【朝耀】深夜心理辅导热线

发现了一篇15年写的文∑
一发完
性感法叔,在线嘤嘤嘤
改了一下字眼,混个更新,顺便存一下
撒糖小能手,从不写刀子【你骗谁呢】

――――――――――――――――――――――

那是一个下着雪的感恩节。
亚瑟一手提着几个放满菜的袋子,一手拿着朋友弗朗西斯给他写的购物清单,检视着是否还有漏买的东西。
"卷心菜,火鸡肉,巧克力......应该全了吧?"他皱皱眉头,"这麼麻烦,不管了!"

脑海冒出弗朗西斯在他临出门前对他说的一番话。
"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来哦!拜托你一定要好好买全单子上的东西!哥哥这次要好好露一手,哥哥不要再被他说除了甜品之外什麼都不会做!"
到底是谁呢?
居然连一向自恋自大、不在意他人目光的弗朗西斯也这麼看重他的评价?
亚瑟垂下头,继续认认真真地点算着袋子里的食材。

"英国就是漂亮啊!"亚瑟听到不远处传来一把充满朝气的声音,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他抬头,看见一个把头发束成黑色马尾辫的青年坐在广场中心的喷水池边,一脸幸福地看看正在玩耍的孩子,看看马路对面的建筑,最后目光落到广场旁边坐立的一间关了门的小书店。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家书店啊?"青年再次开口了,这次用的是英语,"这个位置不太好呢!很容易被人忽略的。"
亚瑟不知道青年在和谁说话。
不管对象是谁也与他无关吧?
他快步走过。

"小亚瑟你终於回来了嘤嘤嘤!哥哥还以为你被谁拐走了,超级市场不是在你楼下吗?你出去都一小时了!"
"是谁叫我出去市中心买点质量好点的材料?"亚瑟没好气地回答。
"弗朗西斯叔叔,我肚子饿了,"阿尔弗雷德揉着眼睛从房间走出来。
"今天就让你尝尝哥哥的手艺,每天吃着小亚瑟做的饭真是辛苦你了,"弗朗西斯在亚瑟出声之前拿着食材关上厨房的门。
阿尔弗雷德应了一声,倒在沙发上又呼呼大睡了起来。
亚瑟无奈地摇摇头,从房间拿出一条毡子盖到他的身上。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应该是小耀到了,他每次都这麼准时!你去替我开开门吧?"弗朗西斯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亚瑟把自家门打开,看到刚刚在广场遇见的那个青年腼腆地站在原地。
"你好,请问弗朗西斯在吗?"
"在厨房里,"亚瑟把门打开让他进去,"你就是他说的重要人物吧?"
青年愣了一会,笑了出来,"重要人物?他真的这样说?"
亚瑟有点尴尬,但还是好好地回答他,"是的。"
"这样的称呼我可担当不起,"青年笑着摇摇头,刚想说些什麼就被弗朗西斯打断了。
"小耀相信我除了你以外没人更适合这称呼!"弗朗西斯冲了出来,"亚瑟我跟你说,小耀可是在联校厨艺比赛中拿到四连冠的人啊!他可是从入学就赢到毕业,这都快成为传奇了啊!"
"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麼还在提?"青年失笑,向亚瑟友好地伸出手,"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你好,我叫王耀。"
"我是亚瑟. 柯克兰,"亚瑟回握住了他的手。

在那次的感恩节聚餐之后,亚瑟就没有再见到过王耀。
并不是说那次闹出了什麼事情弄得大家不欢而散,相反,那是一次宾主尽兴的聚会。
王耀最后捧出他自己带来的桂花糕,亚瑟不得不说,王耀的手艺的确比弗朗西斯好。
他向来是个有话说话的人,自然即场就发表了自己的评价,换来的是弗朗西斯强烈的抗议和王耀嘴角那掩不住的笑容。
王耀和弗朗西斯走后,阿尔弗雷德昂着脸问他,什麼时候能够再见到那个做饭很好吃的大哥哥。
那时,亚瑟心不在焉地摸摸阿尔弗雷德的头,告诉他快了。
尽管他也不知道确切的答案。

再次见到王耀是在平安夜。
亚瑟静静坐在他自己的书店里,喝着红茶,翻着手中的书。
毕竟是平安夜,没几个人会在这个玩乐的日子里来书店看书,尤其还是这个偏僻得差点让人看漏眼的店。
店里空无一人,亚瑟也乐得清闲。
突然传来的风铃声昭示着客人的光临。
他抬起头,看到脖子上绕着一条卡通印花围巾的王耀。
"你好,"王耀率先打了招呼,"没想到你就是这间书店的主人呢!"
亚瑟点点头当作回应,"今天不是平安夜吗?你怎麼还有空来逛书店?"
"逛书店和是不是平安夜有关系吗?"他狐疑地瞪大眼睛。
"没有确切关系,"亚瑟回答,"但基本上平安夜这个日子就是让人四处走走四处约会,没多少正常的年轻人愿意把这天的时间耗在书上。"
王耀笑了,"那我们不就是异类了?"
"的确可以这样说,"亚瑟也笑了。
王耀逛了一圈,用中文喃喃道,"没想到麻雀虽小,还是五脏俱全嘛!"
亚瑟顿了顿"你说什麼?"
王耀迅速回神,抱歉地朝亚瑟露出笑容,"我是说你的书店出我乎意料中的完善。"
亚瑟有点在意他之前在喷水池旁的评价,"铺位不会太隐蔽?"
"铺位隐蔽是当然的,"王耀垂下头,手拂过架上的一行书,"不过隐蔽也有它的好处,至少可以这麼清闲。"
不知道为什麼,亚瑟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无奈感。
"抱歉,"他打断王耀的沉思,"我可以冒味问一下你的工作吗?"
王耀抬起头,看了亚瑟一会,笑了,"我是个心理辅导员。"
"啊?"
"替人排忧解难、开解他们的辅导员,"王耀弯弯眉眼,"你需要我的辅助吗?"
仿佛是受了蛊惑一般,亚瑟最终点了点头。

当天夜里,亚瑟翻来覆去的睡不著,满脑子都是王耀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那种无奈情感。
该死我为什麼这麼在意!?
亚瑟从床上坐起,拨了一个电话给王耀。
电话接通到一半时,他才惊觉现在并不是适合聊天的时间。
刚想挂掉线,对方好听的声音就从话筒另一端传了过来,"柯克兰先生?"
"是我,"亚瑟有点紧张地用两只手握住话筒,"抱歉这麼晚打来骚扰你,我这就挂线,你继续睡吧!"
王耀轻笑,"没关系,反正都已经醒了,一时半刻也睡不著。请问你有什麼要事打来呢?或是你只是想要心理辅导?"
既然对方说到这个分上了。
亚瑟也不好推脱,"心理辅导。"
"那好,"王耀的声音稍微精神了一点,"你想说些什麼?"
为什麼你之前在我的书店里露出那麼一副无奈的样子?
话到口边,却转了一个弯。
"我们下次什麼时候再见面?"
对方显然顿了一下,然后很快回答,"只要你想,都可以。"
"那明天下午?我刚刚得了一罐锡兰红茶,"亚瑟故作轻松地回答,只有他知道自己紧张得要命。
"好啊!"王耀爽快地回应,"我家里的人也给我寄了几款茶,我明天带去让你尝尝。"
"我可以问一下你家里有什麼人吗?"亚瑟找到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可以啊!柯克兰先生,其实你可以不用这麼小心翼翼的语气和我说话的,你看弗朗西斯那人的态度就根本没把我当长辈。"
"不,客气的人是你才对吧?"亚瑟不满地回答,"你到现在还叫我'柯克兰先生'。"

一阵静默之后,两人都笑了起来,之前还有些生疏的气氛荡然无存。

"那我叫你什麼?亚瑟?"王耀调笑着。
"可以啊!"亚瑟点点头,虽然对方看不到,"那我叫你王耀?还是耀?"
王耀勾起笑,"都好。"
"等等,"亚瑟细想他们之前的对话,"你说,弗朗西斯不把你当长辈?"
"是啊!"王耀很快地回应,"我没有说过吗?我是弗朗西斯的学长,比他大两届的。我今年二十七岁了。"
"什麼?"亚瑟难以置信,那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王耀,居然足足比弗朗西斯大了两岁?
这样算起来,他还比自己大了五岁!
亚瑟回过状态来,"有没有人说过你脸长得嫩?"
王耀不怀好意地笑了,"你怎麼不说是弗朗西斯长得老?"
那天的电话就在两人的调笑中挂掉了。

接下来的几天,亚瑟每天晚上都会拨给王耀一个电话。
两人谈天扯地,从古代讲到现今,亚瑟每次都是依依不舍地与王耀道别。
自己好像越来越依赖晚上的那通电话了呢......
待到亚瑟发现他泥足深陷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那天亚瑟就如平日一样,大清早坐上巴士,出去为书店挂上一个'营业中'的牌子。
他刚开了书店门口的锁,一把熟悉的声音就叫住了他。
"王耀?"亚瑟回过头来,看见的是手中捧着一个大餐盒的王耀。
"嗯,"不知道为什麼,王耀看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尽管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但户外毕竟还有丝许寒冷。亚瑟看着王耀身上稍嫌单薄的衣衫,向他发话,"进来再说。"
王耀入了温暖的店子,脸色开始恢复红润,他长舒一口气,摆起了认真的神态,"亚瑟,今天我来是要向你告别的。"
......告别?
亚瑟张张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前些日子真是承蒙你的照顾了,我明天就要回国了,能够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王耀把手中的大盒子递给他,"这里是我做的一点心意,请收下吧!"
亚瑟想说一些挽留的话,可是却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嗯。"
王耀说完了这些东西后,就熟络地坐到亚瑟对面,和他像平常一样扯话题。
只是今天的亚瑟有点兴致缺缺。

回到家后,亚瑟接到了弗朗西斯打来的电话,"亚瑟!小耀要回去了你知道吗?"
"嗯,他今天来和我道别了。"
弗朗西斯悲伤地说着,"怎麼办?小阿尔难得最近才胖了点,这样会令他落下童年阴影啊!"
"你用得着拐弯来批评我的厨艺吗!?"
"要不是小耀他家的孩子催着他回去,小耀怎麼会丢下除了食物之外,这麼好的一个取材地方呢?"
"取材?"亚瑟捕捉到一个重点字。
"是啊,虽然是从厨艺学院毕业的,但小耀是作家啊!他没有跟你说吗?"
......作家?
"等等!"亚瑟著急地问,"他不是心理辅导员吗?"
弗朗西斯顿了一会,然后大笑起来,"心理辅导员?小耀最厌烦这种工作,他还说过自己已经够忙了,哪还有时间给别人辅导这些话。"
亚瑟急了,"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
"怎麼可能?哥哥我的记忆力这麼好,"弗朗西斯马上回道,"小耀是大家族里的长子,他家里的弟弟妹妹都很依赖他。"
亚瑟点点头,之前他已经听王耀说过了。
"别看小耀平常一副温温和和没脾气的样子,当初我也是被这样的表象骗了很久。后来一次他喝醉了,不停抱怨自己太多家人了,还一掌劈断了酒吧的木桌子。我才知道原来小耀发起脾气来也是不能小瞧的。他说自己虽然也很喜欢自己的弟弟妹妹,但是每个人都这麼依赖他,害得他总是缓不过气来。他还说如果自己能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只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压力也许就不会这麼重了。"
"所以说,小耀平常在家里听他那群兄控弟妹的话都已经够了,怎麼还会出去开解别人呢?甚至应该说,他才是最需要心理辅导员来和他聊天的人。"

亚瑟挂线之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那麼,王耀是把自己当成倾诉对象?

亚瑟拿起电话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

那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个没有聊天的晚上。

亚瑟是被用力的关门声惊醒的。
他打开房间的门,看到的是整装待发的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
"小亚瑟你醒了?"弗朗西斯大字型摊在沙发上,极不优雅地打了一个呵欠,"我和小阿尔还打算过一会你再不醒就去你房间闹。"
"你这种失望的语气是怎麼回事?"亚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哥你快点去换衣服,我们要去送王耀哥哥的机,"阿尔弗雷德一边绑着鞋带一边说。
弗朗西斯大声抗议,"为什麼你叫小耀就是哥哥,叫我就是叔叔?"
亚瑟正在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
......送机?
他垂下头,过了很久才回答,"我不去了。"
"啊?"玩得兴起的两人停下来。
"抱歉,"亚瑟抬头,露出一个笑,"今天稍微有些要事。"
"既然有事那就没办法了,"弗朗西斯站起来挥挥手,"小阿尔我们走。"
阿尔弗雷德跟上,不忘回头看看亚瑟。

待到大门关上,亚瑟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整理好这几个月因为王耀的出现而被打乱的思绪,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王耀已经彻彻底底地融入了他的生活当中。

那麼定位呢?
普通朋友?
不是,看看弗朗西斯就知道。
兄弟?
有点像,却稍微不同。
恋人?
亚瑟摇摇头。
怎麼可能?
心底里有一把声音喊着,"就是这个。"
结果那一天,亚瑟哪里都没去,甚至不曾碰过家里的电话筒。

亚瑟以为他与王耀建立起的习惯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去,就像以往遇见的人一样,只需要短短的一两星期,就能完全恢复昔日的生活模式。
但是这一个半月显然告诉他,王耀的痕迹并不是他想就能抹去的。

当然他也舍不得抹去。

当亚瑟无数次半夜惊醒伸手去拿枕边的电话后,他开始好好审视王耀在他心中的位置。
结果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王耀了。

毕竟是英国人,对同性恋的看法自然比较开放,亚瑟很快就消化了这个事实,并且去问弗朗西斯王耀的联系方式 。
结果得到弗朗西斯毫不留情的嘲笑,"小耀才没有固定的联系方式呢!为了躲避编辑的追杀他都换多少次电话号码了,而且自从出来工作后他就很少回老家,每次都是因为弟弟妹妹的催促才回去见他们一次,也不会在家留很久 。哥哥我也是每次接到他的电话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的。现在估计他已经到了哪个国家继续取材了吧?"
亚瑟甚至打去王耀的老家问了一下,得到的答覆和弗朗西斯所说的如出一辙。
亚瑟不得不放弃。
他在等。
在等王耀自己亲自送上门。

"欢迎光临,"亚瑟发了声,却没有从书中抬起头来。
"请问,您是柯克兰先生吗?"客人没有在书堆前停留,而是直直走到了亚瑟的面前。
"是的,"他抬头,看见一个面无表情的黑发东方少年。
"我叫王嘉龙,是王耀的弟弟,"少年在他的背包里摸索了一会,递给亚瑟一张便条,"我哥哥现在人在意大利。这是他的联系方式,他千叮万嘱我要把它交给您。"
"麻烦了,"亚瑟接过便条,手心有点冒汗,"你要不要坐下喝杯茶?"
"不用了,"王嘉龙看了看手表,"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上课了。最后有一句话,希望您能好好放在心上。"
"请说。"
"希望您好好对待我哥,"王嘉龙向亚瑟微微鞠躬,"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对别人这麼上心。"
"我会的,"亚瑟也郑重地回答。

王嘉龙走后,亚瑟看着便条上写的号码,把挂在店门的牌子翻转过来,'休息中'向外,然后深呼吸一口,拿起手提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上了,久违的声音传出,"你好?"
"......王耀?"亚瑟呆了一会,才缓缓说。
"是我,"王耀的语调显然欢快了不少,"挺久不见了呢!"
"嗯,是的,"亚瑟拍拍自己的脸,务求使自己清醒点,"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你说就是,"那边的王耀勾起了笑。
"我喜欢你。"
"这些事待我们见面再说,"王耀马上就回答了,"我今天有点忙。"
亚瑟以为他是需要考虑的时间,於是也非常配合,"那我们晚上再聊?"
"好的,"对方就这样挂了线。

"咩~小耀你在笑什麼?"费里西安诺好奇地看着眉眼弯弯的王耀。
"没什麼,"王耀摇摇头,"只是,鱼儿上钩了。"
"嗯?"费里西安诺转头询问另外一人,"路德这是什麼意思?"
"......你还是不要管太多了,反正他明天就要回英国了,"路德维希看到刚才王耀露出的那笑容就觉得胃痛。

有家室的人就是这样。

王耀看向窗外的蓝天,笑了。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完==================================
最后,求阿尔心理阴影面积。_(:3」∠)_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燕九歌: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今天摸的鱼
参考了下姿势然而我还是不会画😭
茉莉真可爱,我吹爆她
私心加个小虎牙